如同往常一样来到公司,登陆了QQ,跟妻子打了声招唿。最近公司都不是很忙,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跟妻子聊天。「滴滴滴!」妻子很快回复,我随手打开聊天框,以为跟往常一样准备开聊。谁知道妻子发的内容却让我楞了一下。「今天不能聊了,一会我要出门!」「又出门?跟男人约炮?」我笑着回了一句,没有当真。这几天偶尔妻子也会这么说,但我都会给妻子打电话,基本上可以确定她没有出门。「是呀,正在找衣服呢。」妻子回道。我随意的回复:「是吗?那不如我帮你参考参考怎么样?」「行啊!」妻子竟然同意了,而且还给我发了一个视频邀请。这让我有些诧异,她难道真的打算出门?公司的电脑没有视频,这些天白天偶尔我也会跟妻子视频,当然,少不了看妻子在视频里搔首弄姿。接通了视频,画面中出现了妻子赤裸着上身露着巨乳,下面穿了一条小内裤,旁边还放着几件衣服,似乎拿不定注意要穿什么。这个样子,真的打算出门啊!「这两套,你觉得哪套好?」妻子拿起了两套衣服,一套是T恤加短裙,一套是黑色的连衣短裙。这套我都见过,不过妻子从来没穿过。「连衣裙吧,脱起来方便。」那套连衣裙太性感了,裙子本身就比较短,而且还露了一整片后背。虽然是妻子买的,但买完之后似乎就后悔了,一直没穿过。我也想看看,妻子穿上是什么样子!「好,听你的。」妻子打字道。随后,就看见画面中妻子将连衣裙穿上了。并且,她竟然没有穿内衣,就这么直接穿上了连衣裙。当穿完之后,妻子对着镜头转了几圈,然后询问我如何。我都有些看傻了,以前幻想过妻子这么穿会是什么样子,可当她真穿上的时候,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性感,尤其是转身背对着自己的时候,那雪白的嵴背全完露在了出来,实在是太性感了,太迷人了!「很漂亮,就这套吧。」我打字道。「嗯,那就穿这套。」妻子说完,忽然手伸入裙底,将内裤脱了下来扔到了一旁。紧跟着,妻子竟然拿出了一件没开封的丝袜,打开之后赫然发现竟然是露裆的。妻子伸着腿将丝袜穿上,她的腿本来就很漂亮,穿上黑色的丝袜后更显风骚。妻子平时根本不穿丝袜的,更别提是这种情趣的丝袜了。「你打算就这么出去?不穿内裤,不穿内衣?」我打字问道。「嗯,他让的!对了,还有这个。」妻子转身离开了视频画面,没过多久,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回来,细跟,竟然足足有七八厘米。当妻子穿上之后,顿时高了很多,而且腿部的曲缐更加的诱人!天啊,性感衣服,真空,开裆丝袜,高跟鞋。这身打扮,太风骚了!「不跟你说了,我得化妆了,一会就得出门了,先下了啊!」妻子说了一句,然后挂断了视频,紧接着,头像就黑了!连衣服都准备好了,还是这么风骚的打扮,她肯定是要出门了,她是真的要跟男人约炮!以往她说我还不相信,现在看来,应该是真的!想到这里我将电脑关上,走出了办公室,找到同事阿明。 「阿明,你的车借我开一下,有急用。 」阿明直接将车钥匙给我,我也没多解释客套,直接出了公司,找到阿明的车,开车回家!看妻子的样子似乎很快就会出门,她平时也化妆,不过并不是很快,时间上应该来得及。很快的,我就来到家楼下,停车,然后有些心情的忐忑的等着。大概过了十多分钟,忽然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开到了附近,停了下来。难道这就是那个奸夫的车?我有些怀疑。紧接着我看见一个人从楼栋里走了出来。红色高跟鞋,黑色丝袜,性感暴露的黑色连衣裙,头发微微卷曲,似乎特意弄过,脸上虽然带了一个黑色墨镜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妻子的打扮,我绝对认不出来。但我现在却知道,这个人正是妻子!正当我惊讶的时候,妻子已经上了那辆黑色的轿车,紧接着车子缓缓开走了。我当即发动车子,慢慢的跟了上去。脑袋里却一片混乱,原来,妻子并不是在网上才那么骚,现实里她也真的约男人,给自己戴了绿帽子。尤其是,妻子是听从那个男人的吩咐才打扮这么风骚,这让我有些愤怒,平时都不肯穿给我看,却这么听别的男人的话!我一路跟在后面,很快的看见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口。妻子下了车,紧接着开车的人也下来了,我顿时眯着眼睛看去。这个人大概也就三十四岁吧,个子不算太高。下车之后,妻子主动的挽住了那人的胳膊,巨乳仅仅的贴在那人身上,随后两人进了酒店!毫无疑问,进去开房了!我很愤怒,一来愤怒妻子偷情,而且这么听野男人的话,那么风骚,这是我从来没享受过的待遇。二来,看那男人的样子以及他的车,应该也是个事业有成的人,竟然带妻子来这种快捷酒店开房,难道就不舍得钱开了一个好点的酒店吗?看这酒店的规模,估计一间房也就一百二百的,在这种地方跟妻子开房,他把我妻子当成什么了?即便是我出去约炮,都会找个好点的地方,至少,也算是尊重对方!在这种地方开房,妻子又打扮成那样,酒店的人恐怕会以为妻子是妓女吧?操!我用力的锤了一下方向盘,怒火中烧。很想下车冲进去抓奸,但又有些顾忌,顾忌妻子!虽然我也约炮,我也有情人,但只是为了刺激,或者为了性慾,我心里很清楚,我深爱着我的妻子。即便是现在,我抓奸成功,我都没有想过,我要离开她!只是那种怒火,那种妒意,却很强烈!拿出手机将那个男人的车拍了下来,我坐在车上一根根的抽烟,进去?离开?我的心情很矛盾。最后索性决定就在这里等了,看他们什么时候出来,如果有机会的话,把男人的样子也拍下来,想办法弄清楚他是谁,跟妻子多久了!这一等,竟然就等了四五个小时。在等待中,我也渐渐的冷静下来,那股怒火也弱了很多。半百无聊的终于看见妻子跟那个男人出来了,当即拿出手机快速的拍了几张。随后我却发现,妻子的丝袜不见了!她现在是光着腿!玩的太激烈,撕坏了吗?我心里恨恨的想着,发现妻子竟然没有跟男人上车,男人自己上车离开了。妻子则站在路口打车!「靠,没操之前去接,操完了之后连送都懒得送吗?到底把我妻子当什么了?」我看着妻子,妻子的样子似乎有些疲倦,但却丝毫没有不悦,甚至在男人开车离开她身边的时候,妻子还主动笑着挥手!真贱!看着妻子打车离开,我却没有马上走。抽了两根烟,我突然给妻子打了个电话。「喂,老公?」「……」我沉默了,很想问她在哪,干什么呢。但我知道妻子说的肯定是谎言,我很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「公司这边有事,晚上,我可能要很晚才回去。」我说道。「啊,那你自己注意吃饭啊,千万别累坏了。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!」妻子说道。我应了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随后又拨出去一个号码。 「张姐,有空吗?见一面啊!」「哟,不容易啊,小涛你可好久没联系我了,我还以为你有新欢,就把我这个旧爱给忘了呢。怎么突然想起来约我了?是最近没有勾搭到什么新姑娘吗? 」一个很妩媚的声音想起。「我就在酒店门口,来吗?」「呃,今天你怎么了,说的这么直接?好吧,地址告诉我,我过去!」我将地址告诉了她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张姐,是我的一个炮友,甚至说情人也不为过。已经认识有一段时间了,三十五岁,风韵犹存,她老公经常不在家,特别饥渴,在床上特别的骚!从我发现妻子的秘密之后,就一直没兴趣约炮,现在,我却很想发泄!过了一会,一辆红色的跑车开了过来,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。穿的既不普通,也不是特别的性感,但却给人一种熟透了的妩媚感。「这呢!」我下了车喊了一声,张姐见到我,走了过来。 「换车了?」「没,同事的车。进去吧,我都等不及了。」我说道。张姐看了一眼。 「你不是打算在这开房吧?环境太差了吧,怎么?该不会最近手头紧张吧?要不我来开房吧。 」「就在这吧。」我摇摇头,很坚决,张姐看了我一眼,也没说什么。进去,开好房间,我一路沉默的来到房间。房间不大,一张床,一个电视,仅此而已。关上门,我开始脱衣服,张姐有些纳闷,似乎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,往常可没这么直接,不过她却没问什么,而是将身上的衣服也脱掉了。熟悉又充满了魅力的身体!我直接将张姐推倒在床上,用力的揉搓着她的奶子。就在刚刚,妻子也是这样被人玩弄的吧?心里的那股怒火又被点燃,我很粗暴的玩弄的张姐的身体,张姐被我这种举动搞的兴奋不已,看着我的肉棒硬了,张姐如同往常想要给我口交,我却拒绝了,直接提枪上马,插进了张姐的小穴里疯狂的干了起来。什么话都没有,只是用力的勐干着她的小穴。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妻子的样子,那种愤怒的情绪让我无比的亢奋,张姐被我操的淫叫不已,不断的求饶,但身体却努力的承欢,看着张姐那骚浪的样子,被我操到高潮满足的表情,我竟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,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远远超乎我平时的时间,我才将精液射进她的小穴!张姐因为身体的缘故,无法生育,自然也无法怀孕,所以可以尽情的内射。结束之后,我靠在一旁。张姐从包里拿出烟点上,递给我,自己也点了一根,随后才说道:「今天你太勐了,我好久都没有被弄的这么舒服了。不过……告诉张姐,你今天怎么了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 」我抽着烟,沉默了片刻说道:「张姐,你会不会觉得对不起你老公?」张姐噗嗤一笑:「怎么突然说这个,你还愧疚了不成?其实也没什么对得起,对不起的,他在外面玩女人,我在外面跟你玩?互相扯平了,回到家里,我们还是两口子。偷情,其实只是满足一种身体的需要,或者精神上的一种刺激跟慰藉,这并不影响我跟老公之间的感情,再说了,我们俩的感情,你应该知道啊! 」「你跟我做过的事情,会跟你老公做吗?我的意思是,你跟我的时候这么骚,跟你老公会不会保守一点? 」我问道。张姐摇头道:「这个看心情吧,我跟老公做爱,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激情。有感觉,就骚点,没感觉,就一般。我俩都很清楚,性这方面,可以从别的地方找到,但是爱……却不能。 」「如果,一个女人跟别人特别骚,但跟自己的老公却很保守,那么她,爱她的老公吗? 」张姐看了我一眼,若有所思。 「你妻子外面有人了?」「嗯!」我承认了。「是不是跟别人她特别骚?」张姐知道我跟妻子的性生活不是很好,在加上我刚才那么问,很快就猜出来了。「我想知道她爱不爱我,为什么她跟别人那么骚,跟我这个老公却不肯?」张姐笑了。 「其实很简单,你对她太好了。」「我对她太好了?」我好奇。张姐点头道:「没错,咱俩也算是知根知底,你爱你妻子我也知道。不过,就是因为她知道你爱她,宠着她,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她。这一点,你别不承认,否则的话,你现在就不会跟我在这里开房,而是跟你妻子摊牌了。人都很贱,得到手就不珍惜了,所以,她不怕你生气,不怕你不爽,自然就不会讨好你,甚至是敷衍你。但是跟别人不同,可能是为了性慾,也可能是吸引男人,所以才会特别骚,特别听话,来达到一种自我满足。 」这番话让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,一直以来我都对妻子太好,不管她做什么,我都不会生气,她有了底气,所以才会不在乎我的感受?「你想知道她爱不爱你,这很好办。给她危机感,让她知道,你随时都有可能会离开她。如果她爱你,就会有所改变。如果没有,那就证明她不爱你。 」顿了顿,张姐又说道:「其实你也不必那么太在意,现在有多少婚姻的开始都不是因为爱情?而仅仅是因为婚姻本身。有的人可能在一起一辈子,都不互相深爱,也有的人结婚之后慢慢培养感情,这很正常! 」「那我应该怎么办?」「很简单啊!」张姐笑了笑,忽然抱着我的脖子用力的吸允了起来,在上面种了一个草莓!如果是以往,我肯定不会留下什么痕迹,但现在我却明白了张姐的意思。感受着张姐的风骚劲,我又有些忍不住了,很快又干了起来!一直到晚上,我跟张姐才酒店出来。跟同事阿明打了声招唿,跟他说车子今天我先开回去,然后回到家里。妻子还没睡,正在看电视。见我回来,过来帮我脱衣服,结果发现了我脖子上的吻合,楞了一下,问道:「怎么才回来啊!」「公司有个业务,跟客户一起喝了点酒。有些累了,我先去睡了。」我装作不经意的说道,然后直接回了卧室休息。妻子却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,然后闻了闻我的衣服。女人的香水味,而且还不是廉价的那种,应该挺贵的。而且,身上还没有酒味,在加上看到那个吻合,妻子突然的表情有些古怪。听见妻子洗澡的声音,我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,我敢肯定,妻子发现了,就是不知道妻子会有什么样的举动。过了一会,我听见门响,妻子进来了。不过我却背对着门口的方向,也不知道妻子现在是什么表情。过了一会,我感觉到妻子上了床,随后就没了反应。她没有反应?难道她不爱我?就在我心里有些绝望的时候,却忽然感觉到一团柔软的贴在了我的后背上,是妻子的巨乳,紧接着,妻子伸手抱住了我,放在了我的胸膛。平时睡觉也会有这个姿势,也不能证明什么。但接下来妻子的举动,却让我欢喜了起来。妻子有意无意的用奶子摩擦着我的后背,乳头摩擦肌肤的感觉特别明显,她的小手虽然放在我的胸膛,却在轻轻的抚摸,甚至还摸了几下我的乳头。挑逗!妻子在挑逗我!这种事情妻子可从来没有做过,虽然主动的并不是那么明显,但挑逗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。我假装没有注意到,想看妻子还会做什么。妻子挑逗了半天见我没反应,似乎有些气恼,转身过去睡觉了。这让我有些失望,又有点不甘心,不甘心妻子只是主动到这种程度。我转过身平躺了下来,闭着眼睛假装要睡着。妻子犹豫了一下,钻进了我的怀里。紧接着,我感觉到她的小嘴在我的身上亲了一下,让我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。这个反应似乎让妻子很满意,脸贴在我的胸口,嘴唇贴着肌肤,突出一团团的热气,另一只手却搂着我,有些不老实的来回游走抚摸。虽然我跟张姐做了很久,又故意克制自己,想看妻子能做到哪一步。可还是被妻子这种近乎不算挑逗的方式给挑逗的兴奋了,我突然抓住了妻子的手,然后慢慢的往下挪,一直放到自己还软着的肉棒上!如果是往常,妻子多半会挪开,不会用手帮我弄。但是现在她放在上面,没有挪开,我不说话,她也不说话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故意妻子应该在想为什么我没硬吧,她都主动了,如果是往常,老公肯定会硬,在联想其他的徵兆,她肯定知道我在外面跟女人做过了。过了片刻,妻子竟然握住了我的肉棒,开始弄了起来。虽然肉棒没有反应,还很软,但是被她的小手握住,那种感觉还是很兴奋。虽然动作不快,但技术却很嫺熟,为什么会嫺熟?显而易见!弄了半天,肉棒也仅仅是微微硬了一点,我有些担心妻子会不会不满,或者因为手酸而停止。谁知道,我却感觉到妻子竟然亲了我的乳头一下,然后有一个柔软的东西舔起了乳头!我微微的眯着眼睛,看见妻子正用那小舌头在舔我的乳头!一面被妻子的小舌头刺激乳头,一面被她握住肉棒套弄,说实话,这种情况是我以前不敢想像的,我现在竟然有些后悔跟张姐做的太疯,想硬的时候竟然硬不起来了。妻子似乎不在乎这种情况一样,很专心的在挑逗我,一会用舌头挑逗乳头,绕着乳头转圈,一会将乳头含在嘴里吸允。小手更是时而套弄肉棒,时而还会摸摸我的蛋蛋。我虽然兴奋,激动,但肉棒却始终不硬!足足弄了有半个小时,妻子终于开口了。 「老公,你……是累了吗?」「嗯。」「那……那睡吧!」「好!」卧室里安静了下来,妻子也松开了我的肉棒,但却没有从我身上离开。她没有解释为什么会突然变的主动,也没有埋怨我为什么不硬,一切就好像心照不宣一样!